收藏本站 您好,欢迎来到富商电子设备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行业导航 产品 求购 企业 动态 展会 招聘
分享到:

  当前磨料市场的激烈竞争愈演愈烈,企业家们正在千方百计地寻求出路,与此同时不少厂商在紧急呼吁:联合起来抵制降价风暴。然而由于各单位自我生存的需要,往往出现这样的现象:今天达成的协议,明天就自然宣告失效。那么究竞采取什么措施才能保持磨料厂应有的效益?才能在这种降价竞争中谋求自己的生存呢?

    早在十三年前的北京会议,全行业主要重点骨干企业的首脑们集中在一起,向机械部的领导发出了强烈的呼吁:影响行业技术进步的主要障碍是装备落后,我们行业必须有自己的工艺装备基地,只有这样才能改*状。

为什么中国的磨料(以棕刚玉为例)出口只有300美元/吨,而国际市场的销售价为600美元/吨?细心人发现,这些产品很多是将中国的磨料再加工之后向市场销售的,那么能不能认为中国在提高工艺水平之后,也能在国际市场参与平等价格竞争呢?

    一、历史的回顾

    早在十多年以前,在我们这个行业中有一种说法:中国的普通磨料技术上已经达到了山顶,再搞下去就走下坡路了。在这种气氛的影响下,全行业普通磨料磨具的技术攻关速度减慢了,科研经费减少了,老技术人员改行了,新生力量不再补充了,看来普通话磨料磨具的发展是受到了挫折。

    中国的现状果真如此吗?答案是不定的,事实上当时的普通磨料除了卖给外国人修飞机场、高速公路、耐火材料之外,真正被国外厂商直接用于磨削少途的很少,其价位也低档次。中国在发展工程陶瓷技术时需要高致密绿碳化硅,但找遍国内市场其结晶密度能达到3.0的产品很少,不得已只好出高价以每吨3万元人民币进口,中国的磨具除了双面油石、树脂切割片、砂布砂纸以外,凡是高速高质的磨具几乎无法进入国际市场,就连国内最大片砂轮。相反,国内数控机床和成组磨削所需要的砂轮还必须依赖进口,这就是现实。难道中国的普通磨料磨具所谓的山顶就如此低水平,就再也无峰可攀了吗?

    事实上不少单位并不接受这种论断,他们仍然坚持走自己的路,他们还是念念不忘提高产品的技术水平,其中有个别技术力量雄厚、规模大、基础好的捷径,把注意力集中在引进技术和装备上,他们从国外买回了大量的设备,但是失败了,许多高价买回的设备至今还躺在仓库里;有的虽然放在车间,但设备上已积满了灰尘,看来这种引进的方式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另外,也有不少企业,虽然不一定就有那么多知名专家,但是他们在发展过程中却以自己的辛勤劳动和艰苦探索,改写了行业的技术经济参数,取得了令人信服的科技成果。例如:河南中原金刚砂厂在固定熔块炉上冶炼棕刚玉,每吨耗电不超过2000度,与行业平均用电水平比较每吨节约600度电。(合人民币200元)宁夏晨光、英力特碳化硅厂采用无烟煤冶炼出的黑碳化硅不仅杂质会含量低而且其结晶密度接近3.09,像这样的成果难道不应该载入行业技术发展史册吗?像这样的成果所创造的经济效益、*效益乃至技术价值不值得专家们去认真的思考一下吗?这些厂近几年的发展之所以如此神速,能不能归纳到人们日常的口号:“依靠技术进步发展企业”呢?我看答案也应该是明确的。


    二、普通磨料技术攻关的初步效果

    从98开始至今,金烨共参加了行业内30多个单位制粒线的兴建与改造之后,都取得了较大的发展。比如:伊川中原金刚砂厂的范振国厂长就是一位热衷于追求新技术,毫不停顿地奋斗的企业家。三年前,他听说金烨发明了清吹机。便马上登门拜访。清吹机在他的厂试用期间,他全面仔细地观察机器运行对整个制粒线的影响,清吹机能够提高一倍的筛分效率就是他发现的。每班多筛分8吨,买一台清吹机相当于新建一条5000吨/个的制粒线,增加利润100多万。试用成功之后,他又购进了几台清吹机。在新技术的采用过程中他不断思考,不断探索。金烨的热风循环式清吹机就是根据范厂长的要求而设计制造的,在他对联那里150#-—320#磨粉首次采用清吹获得成功,他填平了水洗池,大踏步地发展清吹粒度砂。最近他又征购了土地,一个大规模采用清吹技术的制粒厂已经通过了方案论证,不久一个规模大、技术革新新、产品质量好、自动化程度高、车间内无粉尘的制粒生并线将会在河南的伊川建造成功。范厂长说:“我想证明:中国的制粒线要比外国的制粒线花钱少、水平高”。范厂长在说致电技术改造的经验和教训时说:“我也吃过亏,上过当。我的经验和教训是:不轻信商业性宣传,我依靠技术实力雄厚的单位,我不和那些吹牛说大话的人合作,他们到我这里来,说他什么都有能干,我看他什么都干不好,我不和他们打交道”。这几年中原金刚砂厂添置了倾倒炉,还生产特种钢,去年又兴建了微粉楼和白刚玉厂,他发展步子大,但是稳健而有力,他是成功的,他的人格魅力和创新精神使他得到了机遇和发展。

   

分享到: